八骏爱阅读26:《求出市场之解的人》(西蒙斯传记)读书笔记(一)

发布时间:2020-03-02 发布者:张丹妮 浏览量:62

受篇幅影响,分成三篇,本文为第一篇;本文共7041字,阅读需约15分钟。


 


 

简介:本书是迄今为止第一本关于西蒙斯的个人传记,是一位华尔街日报作家根据西蒙斯身边人的回忆采访汇编而成。从西蒙斯父母对他的影响,大奖章基金创立的一路艰辛,到他对社会、教育、政治等问题的看法和行动展示了他富有戏剧色彩的一生。本文主要是对各个章节进行中文的摘要总结,也包含我个人的读后感。

 

引言



西蒙斯是一位世界级的数学家和冷战时期电码译员。在金融市场摸爬滚打多年来,他尝试了很多检测市场的方法,试图科学地监测人们的直觉和行为。在文艺复兴这间坐落于美国长岛的公司里,雇佣了数学家、物理学家和计算机科学家挖掘金融市场的规律并用算法推演预测。在数十年的尝试中,公司最终取得成功并为金融市场打开了另一个量化领域,几乎所有的华尔街和硅谷人都为之惊叹并效仿,试图揭开这座印钞机的神秘面纱。




我们所熟知的投资人沃伦·巴菲特、乔治·索罗斯或者瑞·达利欧都没能打破文艺复兴科技公司吉姆·西蒙斯所创造的收益记录。1988年以来,文艺复兴的大奖章基金平均年化收益率达到惊人的66%,而且公司的总收益已经超过1000亿美元。




 


 

 

  (上图为大奖章基金在40%费后与标普500指数的比较,以1美元为成长单位。图片来源:OfDollarsAndData.com)



根据一篇彭博社发表的关于大奖章基金文章(The Unsolved Mystery of the Medallion Fund’s Success)的翻译 “数据显示,大奖章基金在本世纪经历了一个巨变。从1990年到2000年,大奖章取得了令人瞩目的收益,当然它也有和其他对冲基金一样亏损的时候:120个月里面有24个月亏损。在接下来的十年里,大奖章还在科技泡沫、2007重创许多对冲基金的“量化大地震”、2008年金融危机和2010年“市场闪崩”中经历亏损。大奖章亏损了3个月,而每个月的损失都不到1%”。
 


第一篇



生活不止眼前的苟且,还有诗和远方:西蒙斯的成长史和文艺复兴初期




我们习惯性地关注名人的丰功伟业,仿佛只有回顾他们过往的种种心酸才能更衬托现在的成功多么闪闪发光,正如很多时候我们喜欢讲马云的时候配合他过往各种找投资的经历凸显他现在的“今天你对我爱答不理,明天我让你高攀不起”,但很少有人关注当时马云的心里状态,那种对于现在情况的焦灼和对未来的不确定相信是每个人都或多或少正在经历的,而这种经历不是仅仅一次就能柳暗花明,往往寻寻觅觅,看似有亮光实则海市蜃楼,而我们每个人都是追光者。Jim在真正的研究理性数据模型分析股票之前的12年里经历过一次离婚、两次创业失败和丧子之痛,当时他已过不惑之年,这可谓自古英雄出炼狱,从来富贵入凡尘。

书本第一章:美景层层出,眼界日日新

吉姆·西蒙斯(以下简称西蒙斯)是玛西亚·西蒙斯(母亲)和马修·西蒙斯(父亲)唯一的孩子,就像很多在二胎政策下诞生的全村希望一样,玛西亚尤为重视他的教育,西蒙斯曾经这么形容母亲“她把我看做一个专项研究(She saw me as her project)”。马修从他的俄罗斯继父Peter Kantor手上接过高档女鞋的工厂,虽然看上去继承家业顺风顺水,他晚年的时候仍然后悔放弃了曾经引以为傲的二十一世纪福克斯销售员的工作,所以西蒙斯从父亲那里认识到要做就要做他喜欢的,比如思考。西蒙斯从小就痴迷于数学,乐于沉浸在数字、形状和斜率的世界里,在他8岁的时候就坚定地想要成为一名数学家或者科学家。在他上学之后,目睹了有钱朋友的生活方式后意识到虽然他对做生意毫无兴趣,金钱确实可以使他更享受的人生。在他高中毕业后的三年里,西蒙斯和朋友吉姆·哈帕尔一道全美自由行,被奴隶制遗留下的种族问题和贫穷深深的震撼,这也体现在西蒙斯后期对于数学、教育等领域都进行了慷慨的捐献。
 
西蒙斯在MIT(麻省理工学院)的学习生活并没有像其他学霸一样顺利。在第一学期就饱受胃病的困扰,第二学期的抽象代数(abstractalgebra)把他和同学进度更加拉大。西蒙斯花了一整个暑假读书和思考并拉回了差距,第二个学期的课程更深深吸引了这个年轻人,其他同学也开始向他请教问题。”It was the elegance of it all,the concepts were beautiful.”这大概就是所有数学家才能领会的数学之美吧。在某个凌晨,西蒙斯看到两位著名数学家沃伦·安布罗斯(Warren Ambrose)和艾沙道儿·辛格(IsadoreSinger)在咖啡店讨论数学问题,自此西蒙斯找寻到了自己的人生方向:香烟,咖啡和数学。
 
学霸当然也不都是刻板印象当中的样子,西蒙斯曾经痴迷于自制火焰喷射器甚至把学校宿舍的马桶炸了。在MIT三年拿到足够的学分毕业后,西蒙斯和两个朋友去了南美,还和当地的暴民起冲突进了警察局,谁还没有年轻过呢?回国后他听从朋友的建议为了和陈省身教授学习来到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却因为陈教授度假而错过了,但西蒙斯也开始了研究和明确了自己对于钱生钱的爱好。西蒙斯在美林证券(Merrill Lynch)找到了一个交易员的工作倒腾期货还购买了股票,当然和大多数投资者一样,勉强在成本价徘徊。和大多数年轻人一样,西蒙斯也有迷茫期,总觉得在象牙塔里一辈子望到头的生活不是他想要的,他又找到了哥伦比亚(国家)的两个同学在当地做起了地板生意,同时回到了哈佛大学教书,在教书期间他曾经很坦诚地告诉学生“我也有很多困惑,只比你们早一周学习这些内容”。为了还做生意的债,Jim不得不在别的学院兼职,还抵押了房屋。林深路长,林深时见鹿,海蓝时见鲸,只有向前路跋涉,才能找寻到财富来支撑西蒙斯的独立和改变世界的想法。
 
书本第二章:人不轻狂枉少年

在哈佛大学工作了一年后,西蒙斯被美国国防部研究所(IDA:Institute for Defense Analyses)雇佣成为了一名解码前苏联信息的情报人员。这份特殊的工作使他产生无法与人分享苦闷,虽然经常与研究室的同僚一起讨论问题,西蒙斯还是决定创立一家能进行电子化交易和研究股票市场的革命性公司,但最终由于资金原因没有落地。
 
如果你喜欢所做的事,你就可以在任何地方生存。西蒙斯在工作之余无时无刻不在思考高维空间是否有最小空间,在1968年发表了论文《黎曼流形中的极小簇》并论证了在六维空间里存在最小面积,也成就了他世界上最伟大的几何学家之一的称号。当然西蒙斯也没忘记赚钱的重要性,他和另外两位同事研究了一种股票市场模型能使他们的年化收益率达到至少50%。刨除传统研究公司分红、利润等理念,这个模型没有具体分析为什么股价会上升,而是制作了一个能吻合过去历史的价格模型。在越南战争期间,普林斯顿的学生爆发了大规模的反战游行活动,西蒙斯发表了一篇长达6页的反战文章抨击国家应该把现有的资源用到民生而不是战争。在西蒙斯发表文章后不久新闻周刊(Newsweek)的作者找到他并采访了他,他曾经应以为傲的说:“我当时29岁,从来没有人采访过我,虽然我很聪明。”但这也直接导致了他被研究所解雇。我想这段经历一定在程度上导致在他之后漫长的岁月里不愿意抛头露面接受采访,而是选择用实际行动完成自己的想法,比如2016年他在美国总统大选中扮演的角色。此时的这个大数学家还有三个孩子要养育,但也短暂失去了人生方向,不确定性才是这人世间一切正道上的必经之路吧。迷茫期间,他甚至考虑过去华尔街当可转债的销售员,好在朋友莱昂纳多·查朗普(Leonard Charlap)把他介绍给了当时纽约州立大学石溪分校校长乔治·托儿(John Toll),他已经花了五年时间寻找一位数学学院院长,而西蒙斯发表的论文完全证明了他的实力。有时候人生的机遇就是这么突然,除了人脉和运气,在这浑浊的世界里,我的热爱可以拯救我。西蒙斯接受了邀请并开始打造自己的数学部门,希望把学校打造成东海岸的伯克利。就在西蒙斯的事业渐渐步入正轨的时候,他的婚姻生活却渐渐偏离了轨道,最终以离婚收场。
 
随后西蒙斯又在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的经历了短暂一年的休整,他在和陈省身教授的合作中有了重大发现:在三维空间中量化曲面。1976年,在他37岁的时候,西蒙斯因为他和陈省身的发现被授予了几何最高奖项维布伦几何奖(Oswald Veblen Prize in Ueom-entry)。在达到了人生的一个小巅峰后,西蒙斯卖掉了50%的地板公司股份,并劝说其他三个股东一起把钱投给了西蒙斯哈佛同学查理·弗雷菲尔德(Charlie Freifeld)的公司,也是最早做量化投资的公司之一。1977年,西蒙斯研究确认了货币市场已经完全成熟,而世界货币也开始不再受金价影响而波动,他开始慢慢从学校工作当中抽离以便花更多的时间在量化研究上。直到1978年西蒙斯40岁的时候,他彻底退出学术界并真正创立了自己的投资公司。当然这一举动也受到了父亲的强烈不理解和学术界的清高的鄙视,但是西蒙斯始终保持了自己的两面性,一方面沉溺于数学世界而不又属于学术界,一方面试图证明他对金钱的探索是可以征服市场的。
 
书本第三章:知我者谓我心忧,不知我者谓我何求

 
 在西蒙斯正式进入金融市场的时候,投资界基本持有两种观点:股价里包含所有的有效信息,只有通过新闻可能预测并且推动股价的上涨或者下跌;另一种观点是,投资者的操作影响股价的涨跌幅而且他们对于经济和企业的预测最终也会反映在股价上。很明显,西蒙斯来自第三世界,他试图运用极大量的数据从中发现看似毫无章法市场的规律,坚信金融市场价格至少遵循某种规律,无论出现了哪种混乱,即使是天灾人祸。

当然西蒙斯辞职的时候他还没有摸索清楚,他需要帮手。伦尼·鲍姆(Lenny Baum)曾经和西蒙斯同属于国家情报机关IDA,他和同事劳埃德·韦尔奇(Lloyd Welch)发明了一种Baum-Welch算法(即HMMs算法)用于分析马尔科夫链(Markow chains),可以在极少信息量的情况下推测影响因素和预测概率,这个算法当时已经被用于棒球赛输赢因素的判读和概率的预测,二十一世纪被视为机器学习领域的突破口,甚至被谷歌搜索引擎采用。接着西蒙斯游说朋友投资并建立了一个对冲基金Limroy,鲍姆可以得到25%的投资收益。之后又把他在纽约州立大学招入的教授詹姆斯·埃克斯(James Ax)招入麾下。当然也不是所有人都能理解,即使到了1979年西蒙斯的父亲仍然会在聚会上说“我更喜欢称我儿子为教授而不是商人”,和现在大多数的父母一样,他们不会轻易“原谅”你放弃一个看似体面的教授工作“下海”去探索一个无人之境。
 
创立了公司后,西蒙斯也没有停止招兵买马的脚步,一个加州理工被劝退的学生格雷格·胡伦德(Greg Hullender)引起了他的注意。格雷格从1978年就开始就自己倒腾股票,一天之内就把本金$200变成$2000,他赚钱的能力引起同学的关注也纷纷把自己的钱给格雷格打理,格雷格把股票低价买入再高价卖给同学从中赚取差价。这件事后来惊动了学校,格雷格也因此被劝退。西蒙斯就在这个时候联系了他并以9000美金/年薪酬把他从西海岸“骗”到了东海岸。为什么说“骗”呢,因为格雷格来到公司后在编写第一个模型的时候马上就进入了瓶颈,而西蒙斯更愿意和他探讨了生死等不相关的话题,这很让他抓狂。西蒙斯一直想要建立一个不需要人为操作全自动运行的模型,他想到了研究历史数据甚至把时间线拉回到二战之前。他们收集了任何能找到的数据(都是纸质的,例如世界银行的原文件),但格雷格的老式电脑当时根本不能跑如此大量的数据,所以找到了他的在格鲁曼航天公司的朋友斯坦(Stan)。他们连接公司的电脑和格雷格的电脑,这样格雷格就可以用航天公司的电脑运行而用自己的电脑监控。在当年那个互联网特别不发达的年代,西蒙斯甚至派一个员工去国家联邦储备系统手动摘抄历史利率以及其他信息(可以想象极其庞大的数据,就一个人抄写员)。西蒙斯还找来了原来在纽约州立大学石溪分校的秘书卡罗尔·艾伯格(Carole Alberghine)担任新的办公室经理,他的主要职责就是记录最近的主要货币收盘价。西蒙斯又雇佣了他妻子(第二任)的妹妹来把这些数据录入到他们制作的模型当中。他们的策略是找寻商品(期货)间的相关性,例如,金价是如何影响银价的走向的?是否可以通过小麦价格推算金价或者其他商品的价格?西蒙斯甚至希望通过天气现象来预测价格走势,当然这种模式不是一朝一夕能找出的,需要长时间持续的推演。西蒙斯研究团队最终坚信他们可以架构一个可以囊括期货、股票和货币市场的交易系统,虽然当时的系统还不能存储所有的数据,但是他们仍在找到了一些相关性。西蒙斯使用了线性代数来提供交易建议并把它命名为“小猪存钱罐”。这个小猪存钱罐会“吐”出一串序列例如“0.5,0.3,0.2”代表了一个货币投资组合:50%资金用于投资日元,30%资金投资德国马克,20%资金投资瑞士法郎。几个月后,这个推荐机制为他们获得了一笔可观的利润,一般他只会持有一天的期货,第二天就卖出。
 
初期公司尝试投资了100万美金,西蒙斯在尝到甜头后又投入了几百美金。然而意想不到的事情总会发生,商品期货交易委员会(CFTC)的一名监管人员发现公司在使用三分之二的钱大量买入土豆期货并触发了警报,他认为西蒙斯试图垄断土豆并关闭了购买通道,这使公司损失了上百美金也使西蒙斯和鲍姆渐渐失去对这个模型的信心,因为他们不知道为什么模型会做出这样的交易策略。1980年,胡伦德选择辞职回归校园,他后来也成为了亚马逊和微软的人工智能专家。

胡伦德离职后,西蒙斯和鲍姆尝试了融入更传统的变量例如新闻到模型当中,他们选择被低估的资产并分别投入了3000美元在不同市场。为了了解欧洲市场,他们雇佣了一个石溪分校来自巴黎学生每天阅读经济时报并翻译成文。同时,西蒙斯也开始学着咨询经济学家艾伦·格林斯潘(Alan Greenspan)(后来成为了美联储的主席)。所以事实证明很多东西都是靠多学多问,以及你求教的对象也很重要。为了比别人更早的得到信息,西蒙斯和鲍姆在办公室里装了一部专用电话手机,如果他们没有及时接听,即使他们在男厕所里,他们的办公室经理会在最快的时间去找到他们。这种方式是奏效的,他们拓宽了办公室也雇佣了更多的人,比如经济学家等来进行人工交易以提高公司整体的效益。西蒙斯认为自己既是一个风险投资人也是也是一个交易员,所以1982年西蒙斯把公司名称由原来的Monemetrics改为文艺复兴科技公司,显示出了公司自始至终对于初创公司投资的热情。不得不佩服西蒙斯对于时间管理的能力,他不仅要一面停留在纽约和对冲基金的投资人对接,还要照顾他和第一任夫人芭芭拉( Barbara)的第二个孩子Paul(1996年死于车祸), 这个孩子患有一种叫外胚层发育不良的疾病(相貌奇特,毛发、牙齿、皮肤、汗腺发育异常,个子矮小)。鲍姆则留守在长岛进行交易,但是他越靠着直觉交易获取利益就越忘记了他们的初衷:使用量化模型。他已经习惯于通过新闻,阅读研究报告,分析地理政治学的事件来获取高额的利益和快乐。鲍姆的诀窍是只要买了就一直拿着不动,所以从1979年7月到1982年3月一年多的时间里他累积获得了4300万美金的收益,这也渐渐偏离了西蒙斯创立公司的初衷,所以鲍姆最终选择退出了公司。

不过直到1979年他们仍然会依靠讨论热点新闻来维持联系,并且西蒙斯展现出了对市场细微变动的明锐嗅觉。当时鲍姆和西蒙斯在250美刀/盎司的价格购买黄金,之后便发生了伊朗政府绑架美国人质和俄罗斯入侵阿富汗等事件,导致金价和银价的直线拉升。到1980年1月,金价和银价仍然持续爬升,金价一度爬升至700美元/盎司。直到有一天西蒙斯和一个朋友聊天,谈论到朋友的妻子正在卖首饰里面的黄金零件,西蒙斯意识到已经开始供大于求之后必然会出现暴跌,他回到办公室马上出售了所有黄金期货。虽然之后金价仍然爬升到了865美金/盎司,几个月后黄金真的暴跌500美金每盎司。在之后的日子里,鲍姆认识了一个在券商工作的哥伦比亚人,他对于当地的咖啡期货市场很有研究,西蒙斯和鲍姆又抢先大量买入。在市场预期高涨的时候,咖啡开始暴跌超过10%,西蒙斯选择马上抛出止损,但是鲍姆不愿意放弃以致于损失掉了整个投资款项。经过这次经验,鲍姆选择无条件信任西蒙斯的判断。此后,美国进入了通胀稳定期,而且美联储主席对于利率有一个下滑的预判,所以鲍姆购买了大量美国国债并认为这是最理想的投资。但事态并没有朝鲍姆想象发展,西蒙斯试图劝说他及时止损未果后,直到鲍姆管理资产锐减至60%,西蒙斯不得不强制回收鲍姆股份,也致使两人长久关系破裂。在之后的几年里,利率和通胀的攀升给国债投资者带来了巨大的利益,鲍姆也证明了他的先见之明,这也致使西蒙斯再次陷入了深深的自我怀疑。在经历过每天损失上百万美金后,他只允许每个月底统计一次公司指数,并让客户拿出他们的资金。即使大多数客户表示相信西蒙斯的决定,他也进入了又一个迷茫期,穷则变,变则通,通则久。

参考文献:
“The Unsolved Mysteryof the Medallion Fund’s Success”-

作者:
RichardDewey,Ciamac Moallemi
,bloombergquint.com


书籍信息
书名:《求出市场之解的人-吉姆·西蒙斯如何开创了量化革命》
英文书名:THE MAN WHO SOLVED THE MARKET-HOW JIM SIMONS LAUNCHED THE QUANT REVOLUTION
作者:Gregory Zuckerman <美>格里高利·祖克曼
出版社:Portfolio/Penguin
出版时间:2019年11月5日




版权及免责法律声明

微信公众号bajunfund由北京八骏投资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本公司”或“八骏投资”)运营,"八骏聊投资"、"八骏研究""八骏成长30指数"、及"八骏爱阅读"等文章及报告由八骏投资原创。文章或报告中的信息或表达的观点不构成对任何人的投资建议,本公司不对任何人因使用报告中的内容所引致的损失负任何责任。


 
市场有风险,投资需谨慎。本文(报告)不构成任何投资建议,也没有考虑个别客户的特殊情况或需要,在符合法律法规的情况下,本公司及客户可能会持有文章(报告)提到的公司所发行的证券并进行交易。
 
本微信号文章及报告面向特定客户和其它读者,未经本公司授权,文章及报告的任何部分不得以任何形式拷贝、复印或复制及断章取义,或以任何侵犯本公司版权的其他方式使用。文章及报告中使用的公司商标及标记均为本公司所有。如需引用或转载其中内容,请务必注明出处为北京八骏投资,且不得对文章或报告进行有悖于原意的删改和引用。
 


北京八骏投资管理有限公司成立于2012年,始终秉持"远见导航,成长为伴"之投资理念,执着研究,为客户提供专业的资产管理服务,让您的资产持续稳健增长。博学思远,创新成长。八骏投资公众微信号:bajunfund。








联系我们
北京八骏投资管理有限公司
010—85564316
bj@bajunfund.com
北京市朝阳区青年路达美中心3号楼2203

©2018 八骏投资管理版权所有 京ICP备15062745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