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骏爱阅读4。巴菲特的能力圈投资法则

发布时间:2018-07-09 发布者: 浏览量:10

如果你对一个人说,投资股市可以让一千美元变成数百亿美元,多数人会觉得这是传销企业的鼓吹,可是加上“巴菲特“三个字后,则没有多少人会对此产生质疑。作为这个时代硕果仅存的投资大师,巴菲特有着漫长而又辉煌的投资史。

1941年,刚刚跨入11周岁的巴菲特便跃身股海,购买了平生第一张股票;14岁时,靠课余的小生意,巴菲特赚到了人生中第一个1000美元;1956年,巴菲特成立了第一个合伙公司,年仅26岁的他个人资产已经有17.4万美元;1964年,巴菲特的个人财富达到400万美元,而此时他掌管的资金已高达2200万美元;从1965年开始执掌以保险为核心业务的伯克希尔·哈撒韦公司到2013年的49年间,巴菲特保持了19.7%的年均增长率,累计增长高达6935倍,远超同期标普500指数表现。

巴菲特的成功让无数投资者对其顶礼膜拜,复利的公式虽然通俗易懂,控制风险保证20%的年均收益已是极难,更遑论保持这一高收益率长达50年。巴菲特如何做到长期保持如此高的收益率也吸引了众人的关注。欲了解一个国家的文化,必先了解这个国家的历史;而要了解一个人的成功,也必先了解这个人的生平。《滚雪球:巴菲特的财富人生》作为唯一一本巴菲特本人授权的“官方”传记,第一次揭开了巴菲特的真实人生,为我们全面解读了巴菲特的投资理念和商业思想。

作为一名刚刚接触价值投资的新人,通读《滚雪球》后让我感受最深的一点是巴菲特多次强调的“只选择自己能力圈之内的公司”。《孙子·谋攻篇》有云:“知已知彼,百战不殆;不知彼而知已,一胜一负;不知彼,不知己,每战必殆”,巴菲特的投资理念无疑有异曲同工之妙。

能力圈,是芒格首先倡导的一个投资理念,随着柏克希尔·哈撒韦公司的逐渐壮大,这一理念也逐渐成为“护城河”“安全边际”之外重要的价值投资基础。“投资人真正需要具备的是对所选择的企业进行正确评估的能力,请特别注意‘所选择’(selected)这个词,你并不需要成为一个通晓每一家或者许多家公司的专家。你只需要能够评估在你能力圈范围之内的几家公司就足够了。能力圈范围的大小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你要很清楚自己的能力圈范围”。然而,就如今年巴菲特股东大会上一位听众所问的问题“一个人如何计算出自己的能力圈”一样,认识到自己的能力圈本身就是一件十分困难的事。

在我看来,要理解巴菲特的能力圈,首先要理解的就是这个能力是什么。我认为巴菲特的能力指的是对整个行业的深刻理解以及对未来盈利的准确估值,如果一个行业巴菲特不熟悉、或者对未来盈利不确定,该行业就不会包括在能力圈之内。

巴菲特对保险业的投资无疑是能力圈法则的最好例子。巴菲特早在50年代就开始接触这一行业,这几乎与他投资的时间一样长,而目前巴菲特麾下的投资旗舰公司伯克希尔·哈撒韦最核心的业务仍然是保险业与再保险业,尤其是三大支柱公司:Berkshire Reinsurance, GEICO, General Re,为巴菲特创造了大量浮存金。巴菲特接触保险业主要跟他的导师格雷厄姆有关,在格雷厄姆收山之后,唯一留有股份的就是一家保险企业。巴菲特因此通读了关于这个企业的所有资料,并且前去那家企业进行拜访。在和当时的一位副主管就保险业务聊了整整一天后,不到二十岁的巴菲特所了解的保险知识,提出的相关问题,已经远远超出那个副主管的想象。70年代后期巴菲特以几乎白送的价格收购了这家保险公司的大批股份,成了它的大股东,90年代又收购了它的剩余股份。在保险业的相关投资中,巴菲特几乎参与所有大额保险的设定,包括风险评估、险种设置和定价,这无疑再次表明巴菲特深刻理解了保险业的本质。

巴菲特很少投资高科技股份也是巴菲特恪守能力圈原则的结果,他认为他不足够理解科技公司。1991年,巴菲特与盖茨首次见面便进行了深入交流。尽管对盖茨评价很高,并且认为盖茨对所在行业的发展非常了解,巴菲特仍然只是出于好奇购买了微软公司100股的股票,而即便买了微软的股份,科技股仍然是“巴菲特”不敢深入触碰的领域。在2010年与投资者的午餐会中,他曾经这样阐述:它不是我的优势。对科技公司认识最深刻的人,我可能在全世界的前一千、前一万名都排不到。我很清楚自己的优势,世界上有成千上万个公司,我一般会把公司分为三类:“好的公司”、“不好的公司”,以及“很难的公司”。好的公司、不好的公司,是我花半天时间就能够看出来的,而那些花了半天时间看不出来的,我也不会强迫自己花半个多月时间去看。

当巴菲特说他不理解高科技行业的时候,我认为并不是针对新兴技术的原理,而更多的是对其未来的不确定性而提。以微软为例,作为一个投资者,巴菲特并不需要对代码有着深刻的理解,但是对于微软的基本情况、财务状况、利润模式绝对是信手拈来的,即使对于微软经营模式不了解,稍稍问一下其好友比尔·盖茨也不是问题,然而,巴菲特却只投资了微软100股,原因如同他所说的“像英特尔这样的公司的产品对未来的依赖的太过严重,其产品未来的价值走向直接影响到产品本身”,科技的创新使得这一行业的更新换代速度远高于传统行业,行业巨头不知何时就被新兴公司所超越:比尔·盖茨没法预测微软在搜索领域的一败涂地,而诺基亚则无法预料苹果在几年时间内就将自己赶下王座;五十年未变口味的可口可乐今天还是有人非常喜欢,而影像王国柯达却在短短十几年间走向破产。这一行业的公司很难有一个长期稳定而不被超越的盈利保证,这无疑不是巴菲特会划入到能力圈之内的行业。

纵观巴菲特的投资组合,我们发现他更多的集中在保险业、金融业、能源业、制造业、日用消费品、零售业、媒体业等传统行业上,这些行业普遍商业模式较为稳定难以颠覆、自由现金流高、所在行业需求的天花板高,股票能够稳定的提供收益。而较少投资高科技则让巴菲特很少享受科技浪潮所带来的增长,但也不会经受泡沫破灭所带来的灾害。稳健的、能力圈之内的投资保证了巴菲特年复一年的高增长率,也保证了巴菲特资产的稳步增长。2014年,巴菲特身价582亿美元,位列《福布斯》全球亿万富翁第四名,传奇仍在继续。


联系我们
北京八骏投资管理有限公司
010—85564316
bj@bajunfund.com
北京市朝阳区青年路达美中心3号楼2203

©2018 八骏投资管理版权所有